花沉

环形废墟:

深夜吹一波,舟渡真的太令我幸福了。


其实初见费渡这个角色的时候,我并没有对默读的感情线抱什么期望。在我心里费渡这类人设的角色很难拥有一段能打动人的平稳安定的感情,今日玫瑰明日诗,似乎便没什么趣味好讲了。


但骆闻舟和费渡之间的感情,的的确确是我所见证过的,最热烈赤诚的爱。

我记得我曾经说过我最喜欢的cp类型是在正剧故事里的,他们有最和衬的灵魂,但离开了彼此也是各自一片广阔的天地。


他们不止有爱情,但爱情让他们更完美。


可舟渡不止是这样的,默读是个充满救赎感的故事,他们各自在精神物质上都强大独立,但灵魂确是紧紧契合在一起的。骆闻舟撕开时空救出的那个孩子是真正的费渡,是骆闻舟将他从那个逼仄阴冷的地下室带到烈日阳光之下,是骆闻舟补全了他的灵魂。

费渡没有一点他自嘲的冷漠和虚伪,真正的他,再赤诚也没有了。


他冷静,隐忍,克制;但善良,温柔,真诚。
善解人意但不过分圆滑,喜怒不形于色但不虚伪。
看遍了世间种种肮脏与黑暗,但仍对这个世界敞开怀抱。曾沉浸在虚伪与欺骗中生活,却仍愿意将全部的信任给予自己的爱人。


费渡像是一株有毒的植物,能在你心里扎根千丈,散发着致命的异香,而当你真正鼓起勇气去触摸
——才发现层层毒刺荆棘包裹着的,是一株幼嫩而无害纯白色花蕊。


他像琉璃,天衣无缝地无暇脆弱着。


费渡不会被塑造,不会被打败,更不可能被同化成怪物。这个世界上一切鲜血淋漓的残酷和恶意统统不足为惧——他就像在凄寒极夜里挣扎破冰的花朵,是一个想让人落泪的奇迹。



曾经看到过一位太太这样说——
“他们生活的门向我永久地关闭着。而我在那种生活的影子下尽情地舒展手脚,长久而放肆地发想,仰面端详,好比看山川和月亮。”

不是默读的故事衬托了他们,而是他们成全了默读的故事。

评论

热度(172)

  1. 清無涟漪环形废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