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沉

【冰九】念旧

寝室租客:

给自己码着有事没事回味一下(诶你这人)


翻糖麻薯:



洛冰河这人念旧。




放不下舍不掉。




如那块假玉观音,丢弃多年,于万魔之尊似乎不值一提。却生生的记挂着。




记挂着那星星点点的温暖。




记挂着养母留在其间的爱。




念念不忘。




洛冰河睡不安稳,无尽深渊的惊恐时时折磨着他的神经。便连梦魇也束手无策。




刻在骨子里的疼痛,划入灵魂的惊惧。哪有那么容易割舍。




便是午夜梦回,一身大汗淋漓。




洛冰河还是会习惯性的摸摸枕下,看看有没有那么一小块东西。




然后骤然回神。




一场大梦初醒,再无一人可毫无芥蒂的依靠了。




他不再是那个瘦弱而温顺的小孩了,把一颗心不设防的捧给沈清秋,然后任其践踏。




甘之如殆。




他现在有了成群的妻妾,巍峨的宫殿。无需他人给予的自尊。




也不再需要从沈清秋身上寻找归属感。




可还是孤独。




仿佛一无所有。




还是会对年少的一点点温存念念不忘。




他便也还是会梦见沈清秋。




以为是年少的梦魇。明明沈清秋随着岳清源的死整个灵魂都破碎了,却还是阴魂不散的纠缠着他。




让他不得好梦,心力交瘁。




他不由自主的感到害怕与惊恐。




深渊生不如死的环境与痛苦都只是化作一场午夜梦回的不安。是洛冰河蜕变的一份显示。




可沈清秋这么一个故去的在他手中折磨致死的人却让他害怕了。




他依稀的记得起沈清秋的一些温情。




就仿佛人都是偏爱而尖锐的。沈清秋那么那么多的恶把他变成了如今这样。可他还是努力的记住了那零星的好。微不足道,却又念念不忘。




他害怕自己年少对于沈清秋那份不明不白的有点可笑。又真真切切存在的情愫被已经足够坚强的自己知道。




害怕压抑不住自己的心。




惶恐,又愈演愈烈的梦见沈清秋。




沈清秋在他的记忆里如同一个符号,代表着所有的恶。烂在了骨头里。




便也温情里愈发可贵。




他会对自己的遭遇无动于衷,冷情冷眼。却也偏偏会在一些时候捞他一把。




明明已经彻底失望,却偏偏要给他一点点星光,让他误以为自己还是有着盼头的。




便是念旧,




舍不得放不下。




明矾的所作所为是沈清秋一手纵然出来的,可沈清秋却总是不合时宜的不忍心。




有过那么几次,沈清秋出手阻止了。




只那么几次。




沈清秋高傲的站在自己的身前,衣决飘飘。




把明矾喊退,维持着那副仙人模样看他。




目光里是掩盖的极深的难过。




只这么看着。




然后便给他一顿好饭。几天安生日子




过后还是责打。还是无情。




却也足够支撑着洛冰河了。支撑他相信自己这段情愫。这份欢喜。以及对沈清秋的希翼。




秘而不宣,满心满眼。




他后来觉得十分可笑。沈清秋的劣根大概就是这样。




把自己的遭遇强加于他人身上。




又偏偏会良心发现那么一时半会。




而后有一次沈清秋从山下回来,一身的脂粉味。




谁也没有通报。就一个人笔直的站在院子里。




月光落了他满身。




洛冰河在修行他那毫无意义的功法。沈清秋便近近的看着。似乎无波无澜。




洛冰河也有点窘迫,可沈清秋只是看着。




脂粉与淡淡的酒味在呼吸间缠绕。




末了沈清秋压抑不住的小声呜咽了起来,洛冰河突然想到了找不到主人的小狗。




可明明清静峰主是那么的桀骜。




不可一世,内里一片贫瘠。




沈清秋说,为什么?为什么还不放弃?




他说,洛冰河你真的看不出来我讨厌你吗,为什么还是要坚持,放弃不好吗?




说着说着痛哭出声。




为什么不放弃,为什么你还可以坚持。




为什么你可以一直一直毫无芥蒂的相信别人。




可是说不出口。




有些创伤无法对外人道。




但洛冰河愣了愣。却也想了起来。




为什么一直坚持。




坚持他自己都不知意义何在的信念。




因为不甘心吧。




也因为,他犯贱的喜欢上了这个徒有其表的男人。




往后许多许多年,念念不忘。




终是余情未消。




骤然惊醒。




一双眼是满满的迷茫。




有美人柔柔的搂着他的臂膀。




却不敢多了一分力气唯恐他不快。




他曾窥探过沈清秋的过往,是真的惨烈。




却也难能泛起心疼。毕竟,自己又何尝不无辜。




成为了他扭曲人格的陪葬品。




他只是在沈清秋的身上看见了秋剪罗的影子。




便也在自己身上看见了沈清秋的影子。




尖锐孤独。




暴戾乖张,以折磨别人使别人承受自己的痛苦为乐。




也只敢在女人身上汲取那么星星点点的安稳。




再没有一个人与自己同道。




空余河山千万。




无一人慰他过往风尘。


评论

热度(2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