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沉

诸君啊!

裴无名——大纲三千下笔一百:



本来不想请诸位食刀的,可我发现有些道友对待无间深渊这个副本,有些过于儿戏了啊。


无间深渊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直到多年以后的大结局,它仍是洛冰河(冰妹)的心理阴影。
引用原文:“洛冰河拢了拢袖子,慢条斯理道:‘做成人彘,扔进无间深渊,再想点别的法子,慢慢炮制,玩个十年再弄死吧。’”
无间深渊在洛冰河心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这对他来说是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摧残。


先来解析身体上的摧残。
最浅显的,洛冰河无意中曾说过“反正我也死不了”这种话,不肖说他肯定数度濒死了。
更深层的:洛冰河,无论哪一只,有一种折磨人的手段叫做手撕人棍。咱明人不说暗话:这个画风的技能,必然又是无间深渊里学到的。咱们就暂且不论是目睹的,亦或甚至是亲身感受过的吧。总而言之,这种折磨人的手段在他心里属于最高级别就是了。
那么无间深渊里究竟有什么呢?
还是引用原文:“火山口一般的红云里,隐隐能看到无数双手臂和正在嘶号的人头,翻滚挣扎,痛苦万状,犹如炼狱。”
“万灵哀嚎,朝上方人界的裂缝伸出千百双畸形的手臂,渴求新鲜的血肉。”
“腾腾的魔气”“黑雾”“猩红的诡光”
哇。


再来解析精神上的摧残:
首先,洛冰河(冰妹)在这件事上从没有怪过他的师尊。尽管显而易见的,是他师尊亲手把他打下去的。
那么,他在无间深渊下遭受的折磨,被这个恩怨分明的人算在了谁的头上?
一,他自己。二,天下苍生。
“你额间纹章,是堕天之魔的罪印。这一支族系在人间造过无数杀业,心性更是难以控制。”
这一句话原是他师尊的借口,他却一直是当真的。而且一直记着,在结尾终于爆发出来。
我恨我自己,一直没有人肯选择我。


洛冰河在无间深渊下都会想些什么呢?
“师尊放弃了我,因此也许我真的该死。”绝望阶段。
“不。师尊放弃我是因为他选择了保护别的东西。因此,假如我证明我不会失控,不会害人,师尊有可能回心转意。”燃起希望阶段。
“对。师尊还说过,魔族中也不全是恶人。”自我壮胆阶段。
中间也许还参杂其他阶段。
“我为什么不死呢?”自毁阶段。
“为何我就比不过天下苍生!”痛恨世界阶段。
之类的。
独独没有“他让我遭遇了这一切,我恨他。”
的原著洛冰河心态。


其次,他在心魔剑前的心理活动是怎样的呢?
必然与原著洛冰河不同吧。
原著洛冰河考虑的必然是风险和收益。要么成功变强,要么反噬祭刀。
他选择孤注一掷。
冰妹呢?
他的抉择远比冰哥更艰难残酷。
首先,变强是他走出无间深渊,重新见到师尊的唯一希望。但问题是梦魔一定告诉了他心魔的险恶之处――有可能被控制心神。
而他刚刚下了决心要向师尊证明自己的心性、证明自己不会失控!
这他妈要怎么选!
是永远见不到师尊,还是虽然见到了但是自己疯了,时刻准备着被再次抛弃?
所以,他选择这把剑的同时,会有比冰哥多得多的顾虑和犹疑。
所以,他控制不住欺软怕硬的心魔剑。
所以,他在刚走出深渊时,不敢立刻去见师尊。
所以,他将自己伪装成一如过去的模样,然后以最好的姿态与师尊见面。(然而并装不像)
以上。


纵观全文,无间深渊和五年空待必然对洛冰河的精神造成无法想象的重创。他的精神必然是出了问题的。
可他一直自己扛着。
用他属于男主的坚韧心性。
他想:“绝对不能让师尊知道。否则,他会再次放弃我。”
好比那只用舌头换了双腿的小人鱼,陪伴着王子的一步步,都疼得像踩在刀尖上。
强颜欢笑。
这就是洛冰河。


也许诸君中有人没想这么多,也不想看到这些。但我也不想看到有任何人儿戏看待这个人物。


所以一起食刀吧。


啊啊啊。

评论

热度(193)